失传的屠龙术为什么不再出版

在他们(伟大的革命领袖)逝世以后,(统治阶级)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 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现在资产阶级和工人运动中的机会主义者在对马克思主义作这种“加工”的事情上正一致起来。
要想理解毛泽东和毛选第五卷被封的前前后后,我们先从辫子朝代的那位皇帝讲起,雍正:
一直以来,雍正夹在乾隆与康熙两朝之间,总是容易被人忽略,便如“康乾盛世”就是取了爷和孙的名号,这里,他这个爹算是只字未提。而看一些晚清、民国时期士大夫们的评论,雍正的形象多半是一个严酷、苛刻、吝啬的暴君,而乾隆则是一个慷慨、宽厚、仁慈的明主。
谈起雍正,多半跟宫廷八卦有关,包括他继位是否正当、对自己兄弟多么残酷,但极少有人对他的治国理政的政策有一个应当的重视,雍正朝的政治向以严猛著称,其诸多政治与经济的改革亦向被学界视为开启康乾盛世的重要举措。可以说,雍正宝宝的坏名声很大程度上是他得罪了一个阶层,一个便如皇帝的他也得罪不起的阶层。
康熙帝晚年,多半有些慵怠朝政,公元1722年,雍正帝在一片质疑声中登基,虽然面临着帝位认同的危机,但却丝毫没影响到他对国家财政状况及吏治败坏而采取的果断措施。雍正上台后的第一个月,就干了一件注定要让自己为千夫所指的事情,下令吏部全面清查钱粮亏空积欠,并限期追缴。清理钱粮亏空是雍正朝官场整顿中最有力度的一项,它是以确保国家利益为前提,针对国家的财政亏空和吏治腐败,对官僚集团实施的一次经济上的大清查。
终于,在雍正去世后,被吹嘘为“光荣伟大正确”的乾隆即位,连年号都还没来得及改,这位大救星就下令把雍正以前各省亏空积欠的钱粮等,一并豁免,一下子就“解决”了这个困扰官僚们多年的棘手问题。
同时,很快乾隆就下诏“一切杂色徭役,则绅衿例应优免”,恢复了绅衿们的全部特权,并且还给予特别优待。 于是“积弊”尽扫,士大夫们又可以扬眉吐气了,而由他们所主导的社会舆论自然也忘不了要激浊扬清,歌颂英主,鞭笞暴君一番!
相比而言,乾隆的形象要比他父亲好很多,也拜近年来火爆的清宫剧所赐,多半是一个忠厚、慈祥、和蔼的长者形象,多才多艺,没事了玩弄一下琴棋书画啊,弹一下夏威夷吉他啊,跟大明湖畔的文艺工作者闹一点绯闻啊,说一些半通不通的话惹得臣民发笑啊,正好迎合了雍正高压之后的发泄口与审美观,所以其人气一时无两。
但就实事求是来说,乾隆的治国能力、兴趣爱好,非常像历史上的隋炀帝,只是有一点,隋炀帝的文艺水平真是甩乾隆三万条街。乾隆爷那个诗,真是不忍看下去。有人开玩笑说网上流传的什么李白藏头诗“马航失踪、小日本亡”,这种狗屁不通的诗句说李白写的没人信,但要是说乾隆写的那真是毫无违和感。还有我前一阵去故宫看石渠宝笈展,但凡是个珍贵的书画宝贝,留白的地方绝对尼玛有乾隆提的字、盖得章,暴殄天物还这么自我感觉良好,真是堪称中华上下五千年第一文物破坏犯。
乾隆之所以没成为隋炀帝,很大程度上要感谢雍正攒下的家底,不然清朝让乾隆折腾个几十年早完了。
雍正算是在殚精竭虑地用尽各种方法去改善税收的体制、提高官僚系统的效率与相对清廉、开源节流、加强国力。也因此落得个怨声载道,因为,雍正得罪的是掌握话语权的士大夫群体。
而乾隆只是恢复了之前的特权,便成为了一个“慷慨宽厚”的明主。
那么,乾隆爷给儿子嘉庆留下什么了呢?嘉庆元年爆发了席卷五省的白莲教大起义,对于这场起义的原因,即使是嘉庆也不得不承认是“胥役多方勒索”“民怨沸腾”所致。这场起义持续9年,民生涂炭,清朝也国运渐衰,直至公元1840年鸦片战争,此时距乾隆去世(1799)是多少年呢。
说上面的历史,主要是想说:得罪了官僚群体,注定会“人一走,茶就凉”。
纵观中国历史,真正能凭借帝王集权一己之力压制官僚群体的,也就秦始皇、明太祖这些掰着手指头能数出来的(借力宦官集团、外戚集团的不算),可以说,整个封建王朝中的大部分皇帝都不过是形式意义上的“天下共主”,而地主阶级才是国家真正的主人。而得罪了肉食者群体则更为可怕,因为这群人是掌握话语权的一群人。
我一直在说,历史不是胜利者书写的,历史是写历史的人书写的。

其实,历史上得罪整个官僚和士大夫阶层的,雍正帝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我在说谁。
没错,就是传说中的红太阳。

好,下面就来说屠龙术的事。我们经常开玩笑,倚天剑和屠龙刀互砍,其实掉出来的不是《武穆遗书》和《九阴真经》。
真正掉出来的应该是:五本毛选。
但是,这五本屠龙术里面,有一本失传了。现在去各大网站搜索,或者去新华书店,永远都是卖四本。
那么就不禁让人好奇,这第五本中究竟讲了大秘密呢?以至于一个国家会封禁其开国领袖的著作?

我们看目录,毛选第五卷的著作也并不神奇啊,而且是截止到57年,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大跃进、文革这种“大错误”有关的,而且有的已经是反复提及的经典论述,比如《论十大关系》与《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那么我们就要一探究竟了,为什么这样有价值而且三观正确的屠龙术,会被官方封禁呢。
其实仔细读上面提到的两篇文章,你会发现,主席的头脑非常的清晰正确啊,我们现在的主要矛盾并不是阶级矛盾,而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看那个十大关系,说的多明白多明智啊!为什么这样一个清醒、睿智,且看待事实一针见血的老人,要耗尽他生命中最后的一丝火焰,去发动文化大革命呢?
是啊。为什么呢?
一旦想到这一步,这是当今肉食者所恐惧的。
为什么他们会恐惧,我就不重复说了,很多朋友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然而就像上面说的那样,我们的红太阳也得罪了所有掌握话语权的人。
除了封禁毛选第五卷,最经典的的,莫过于老毛年轻时的原话“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无论从任何史料来看,都是“奋斗”两个字。而当今电视剧,无论是纪录片《诗人毛泽东》还是《恰同学少年》与《毛泽东》等,用的都是我们所熟知的“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把一个“奋斗”改为“斗”,真的是极其高明,意在营造老毛一个“打鸡血、无脑怼”的形象,所以才会搞出文革什么的幺蛾子,而对于文革之目的、内涵,肉食者当然是不敢提的,他们心里可明白得很。
再举个例子,有关宣传雷锋的广告,雷锋著名的四季语录只提春夏,不提秋冬,这是典型的统治阶级在意识形态上的阉割。
这里的偶像,已经变成了统治者需要的偶像,而不是指引人民前进的明灯,毕竟挂羊头卖狗肉的羊头还是要挂的,太赤裸裸的话,怕谁也受不了。
在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有说提到过:“在他们逝世以后,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 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现在资产阶级和工人运动中的机会主义者在对马克思主义作这种“加工”的事情上正一致起来。他们忘记、抹杀和歪曲这个学说的革命方面,革命灵魂。他们把资产阶级可以接受或者觉得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放在第一位来加以颂扬。”
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主要是因为现在恶龙猖獗……

做牛逼的人,就可以像星爷这样:光明正大的把主席诗词挂海报上糊你一脸,爱看不看。
再比如像姜文这样,拍个《让子弹飞》,整部电影就差说出来“张麻子就是毛泽东,毛泽东就是张麻子了”。
还有这个六子:这要不是按照毛岸英的照片选的角,我把这碗凉粉吃了。
分享到 :
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规定,请您先登入后留言 登录 | 立即注册